“不配”用卫生巾 早恋被斩首 印度女人体育却很强

编者按:印度是个神奇的国度。在这片男尊女卑的土地上,女人的艰难毋庸赘言。但珀尕、米尔扎、辛杜们却“异军突起”,在摔跤、网球、羽毛球的赛场上留下了印度的痕迹。但你可知道,她们连训练时无意露出小腿都会被视为有伤风化,女人因为早恋会被斩首...好在,她们用汗水、自尊、抗争精神所浇筑的每一枚世界奖牌都会在年轻女孩的心理埋下幼小的种子,这些种子终将有一天,茁壮成长。


印度北部城市勒克瑙,一个寒冷的冬天早晨,伴随着风靡90年代的宝莱坞音乐,一群年轻女孩正在摔跤垫子上热身。

她们一言不发,神情专注,直到维内什-珀尕(gǎ)现身。这个26岁的姑娘微笑着向全场致意,所有人为她而来。珀尕有足够的理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作为2019年摔跤世锦赛铜牌得主,她是印度首位在英联邦运动会和亚运会上都获得金牌的女运动员。

维内什在印度雅加达亚运会夺冠后接受采访维内什在印度雅加达亚运会夺冠后接受采访

珀尕的励志故事鼓舞了很多年轻女孩,而她本人在很小的时候也找到了偶像。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珀尕在电视上看到卡纳姆-马勒斯瓦里获得举重铜牌,这是印度女子运动员的首枚奥运奖牌,那一年她才6岁。

2000年是印度体育格局变化的重要节点,在此之前印度一共获得15枚奥运奖牌,全部来自于男子项目。自悉尼奥运会以来,印度拿下13枚奖牌,其中女性占了5枚。2016年里约奥运会,为印度保住颜面是两位女性,辛杜获得羽毛球单打银牌,萨克什-马利克获得女子58公斤级摔跤铜牌,而男选手颗粒无收。

印度国宝级女子羽毛球选手辛杜在里约奥运会摘银印度国宝级女子羽毛球选手辛杜在里约奥运会摘银

竞技场上,印度女性撑起了半边天,然而熟悉这个国家的人都清楚,“巾帼不让须眉”这样的赞美远远不够,她们几乎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因为婆罗门教和种姓制度的长期存在,印度的性别歧视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几千年以前。除了宗教和传统根深蒂固,印度人重男轻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高额嫁妆。根据数据统计,嫁妆的平均价值相当于相当于女方家庭6年的收入,一旦生了女儿,父母为了攒嫁妆需要辛苦攒钱十几年。在拉贾斯坦邦,生女儿的仪式之一就是砸个瓦罐,表示倒霉。而印度最恶毒的咒语是:你肯定会生个女儿。而他们对于女儿的态度让常人不可理解,即便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时常会做出残忍至极的举动。就在前不久,印度北方邦的一个村庄里,一个父亲提着一个女人的头颅,淡定的走在村庄的小路上。而那颗人头,竟是他的17岁女儿。原来,她的女儿因为早恋和父亲发生了争执,一气之下,亲生父亲拿着刀把她女儿的头颅割了下来,并且从容淡定的提着人头去警察局自首...

因为女儿早恋,父亲把女儿的头砍了下来因为女儿早恋,父亲把女儿的头砍了下来

为了生下男孩,选择性堕胎和杀害女婴的现象在印度非常普遍。《柳叶刀》的研究人员估算,印度每天有600多名女孩因性别原因被堕胎。值得一提的是,这种现象并不限于落后的村庄,在大城市同样屡见不鲜。

由于人为选择性别,导致印度成为世界上性别最不平衡的国家,新生男女比例为107:100,在失衡最严重的城市马赫萨纳,比例甚至达到惊人的1000:762。讽刺的是,因为性别比例失调,很多男性为了娶妻,不得不求助于人贩子。仅在2011年,就有1.5万名女性被卖到哈里亚纳邦和旁遮普邦等地区做新娘。

因为重男轻女,很多女孩得不到应有的照顾,每年印度有24万名5岁以下的女童因缺乏照料而死亡。接受基本的教育同样是奢望,2011年的人口普查现实,印度男性的识字率达到82%,而女性仅有65%。因为大多数学校没有女性专用的卫生间,23%的女孩一旦进入青春期就会辍学。2006-2010年期间,只有26%的女孩完成了中学教育。

一旦结婚,女性将陷入夫权的统治,备受歧视和摧残。印度文化的代表作《罗摩功行录》这样描述印度女性的地位:“丈夫是妻子的天神,服侍丈夫是妇女最崇高的天职,没有丈夫的妇女等于没有生命的躯壳和无水的江湖。”

如果对嫁妆不够满意,夫家为了尽快结束婚姻关系,以便再娶,经常会铤而走险,和家人合谋,用煤油或汽油烧死妻子。根据印度国家犯罪统计局的资料,仅仅2010年印度发生因嫁妆不足而烧死新娘的案件达8391起,这意味着每90分钟就有一位新娘死于非命。

性别甄别屡禁不止性别甄别屡禁不止

即使父母足够开明,让女孩接受高等教育,危险依然无处不在,在印度每22分钟就发生一起强奸案。2012年新德里发生震惊全球的黑公交轮奸案,德里大学医学系的女学生乔蒂和男友误上了一辆不在当班的公交车。7名男子把乔蒂的男友控制在驾驶室内,将她拉到车厢里轮奸,导致她的腹部、肠子和下体受到严重创伤。13天后,乔蒂在新加坡的医院不幸去世。

令人震惊的是,嫌疑人的辩护律师大放厥词:“如果我的女儿有婚前性行为,且夜间同男友外出,我会把她活活烧死。所有父母都该如此。”

汤森路透基金会的一份报告显示,印度排在阿富汗、刚果和巴基斯坦之后,成为全世界对女性第四危险的国家。在调查涉及的六个主要项目中,印度在性暴力、贩运人口、文化与宗教等三个项目中评分最差。报告指出,从首都新德里到无数的小镇、乡村,数以百万计的女性生活在危险之中。

对印度女性而言,歧视始于子宫,贯穿于她们的一生。处于这样一个两性极度分化的社会之中,接受平等的教育、工作机会,甚至连使用卫生巾,拥有一个卫生间都是奢望,遑论参加体育运动。

19岁印度姑娘Geeta,在去上厕所的路上,遭到了残忍的先奸后杀,被歹徒吊在了树19岁印度姑娘Geeta,在去上厕所的路上,遭到了残忍的先奸后杀,被歹徒吊在了树

然而在谷歌地图上难以找到地名的城镇和村庄里,顽强的印度女性创造了很多奇迹。在家乡的小村庄里,维内什-珀尕的叔叔决定让家族里所有的女孩练习摔跤,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世纪之初,我叔叔开始训练这些女孩时,村子里一片混乱,人们对着我们指指点点。”珀尕回忆,“我们姐妹几个都剪短了头发,在村子里穿着短裤练习。有些长舌妇告诉我妈妈,‘至少让你的女儿遮住腿。’妈妈感到有些羞愧,但是我们姐妹几个进行了反击,而获得的那些奖牌证明,她们都错了。”后来,珀尕叔叔的故事被拍成了电影《摔跤吧!爸爸》

《摔跤吧爸爸》人物原型马哈维亚·珀尕在练功房授课《摔跤吧爸爸》人物原型马哈维亚·珀尕在练功房授课

另一个摔跤女孩迪维亚-卡克兰则要感谢父亲的“重女轻男”。卡克兰来自于印度北部的一个小村庄,她和哥哥都喜欢摔跤,但是家里太穷,连一杯牛奶都买不起,无法让两个孩子同时接受训练。

卡克兰的父亲回忆:“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家里收入微薄,儿子和女儿只能选出一个去练摔跤。孩子妈妈最开始反对迪维亚参加摔跤比赛,但是我了解自己的女儿,她激情四射,具备更好的技巧。我的儿子也愿意做出牺牲,这样我们把资源投入到迪维亚一个人身上。”

卡克兰很快登上了当地新闻的头条:8岁女孩在乡村摔跤比赛中击败了男孩。“当我开始击败那些男孩,突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我。”卡克兰说,“我开始在比赛中拿到30英镑的奖金,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我从来没有回过头,直到在2018年的亚运会上获得铜牌。”

网球明星赛妮亚-米尔扎承认,自己的成功离不开家人的支持。“我们没有循规蹈矩,”米尔扎回忆,“我6岁开始打球,那时候一个女孩拿起球拍,梦想参加温网是受人嘲笑的。人言可畏,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扼杀梦想。不过我很幸运,父母根本就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过去,印度只有男性可以在国际赛场上大放异彩,女性几乎完全缺席,如今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除了板球,(印度)最大牌的体育明星都是女性。”米尔扎说,“对此我感到非常自豪,看看杂志和广告牌,上面到处都是体育女星。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了解作为一名女性,从事体育运动有多艰难。”

米尔扎和搭档获得2015中网女双冠军

然而偏见依然根深蒂固,BBC在2020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印度受访者认为有一项或多项运动不适合女性,其中包括摔跤、拳击和举重——正是印度女运动员在国际赛场上摘金夺银的项目。负责BBC受众研究的桑塔尼-查克拉巴蒂表示:“我们的研究表明,印度对女性和女性运动的态度复杂、矛盾,甚至有些违反常理。”

印度女性没有等待自由的降临,而是主动争取自由,这一点值得尊敬。然而在国际赛场争金夺银的背后,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因为缺乏足够的支持,女性投身体育运动阻力重重。

今年37岁的玛丽-科姆曾经六次获得拳击世界冠军,在她的老家,女人婚后只能待在家里,相夫教子。然而成家之后,科姆并没有退役。“人们总是说拳击是男人的运动,不属于女性。”科姆说,“我想,总有一天让他们看看我的厉害。我对自己发誓,后来证明了自己。”获得第一个世界冠军时,科姆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如今,她生下了第四个孩子,还获得了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印度女拳击手玛丽·科姆六夺世锦赛冠军创纪录印度女拳击手玛丽·科姆六夺世锦赛冠军创纪录

整体而言,印度并没有为体育提供丰厚的土壤,环境对女性尤其苛刻。然而印度毕竟是一个人口大国,拥有庞大的人口基数,即使成材率极低,总能孕育出生命力顽强的种子,像维内什-珀尕、米尔扎、科姆一样,破土而出。她们用沉甸甸的奖牌打破印度的性别偏见,激励更多的女性投身体育,争取那些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机会。

球探比分 搞笑足球视频 NBA直播 足球比分网 90分钟足球网 篮球直播吧 欧洲足球直播 竞彩比分 足球彩票 赛事直播